寅寺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寅寺门户网站 >> 财经 >> 多方博弈、潜在战投资质存瑕疵,亿阳“5步走”重整方案或将难产

多方博弈、潜在战投资质存瑕疵,亿阳“5步走”重整方案或将难产

发布时间:2019-11-08 16:06:18 人气:4644

惠凯财经红色期刊

编辑

益阳集团债务危机爆发后,近200亿英镑的债务将许多银行、信托公司、证券交易商和公开发行网络带入其中。尽管最新的“五步”解决方案有些创新,但债券持有人认为它忽视了普通债权人的利益。在多党博弈下,重组计划不排除难产的可能性。

益阳集团债务危机已经爆发两年多了,近200亿债务涉及多家银行、信托公司、证券交易商和基金。如何解决益阳债务危机?潜在的战争投资者在今年9月中旬提出了“五步走”的解决方案:拆分新亿杨和旧亿杨两个平台——新亿杨接管上市公司,旧亿杨接管油气、长江大桥等资产;这场战争是要辛一阳提供20亿元来解决上市公司的非法担保问题。考虑获得新益阳80%的股份。作为回应,许多债券持有人认为该计划难以接受,因为它将把所有普通债权转换成没有现金偿还的股份。

益阳集团有近200亿债务,包括华融、阜新银行和交银信托

《红色周刊》此前报道称,益阳集团负债约200亿元。最大的两个债权人是阜新银行和中国华融。今年6月,益阳集团召开的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上披露的信息也显示,阜新银行是最大的单一债权人,债权总额超过30亿元。华融申报债权总额约17亿元,其中华融黑龙江分公司申报债权近7亿元,华融天则申报债权约2亿元。

也有许多信托公司“踩雷”:华融信托已索赔7.45亿元,中江信托(现雪松信托)6.63亿元,交银信托近5亿元,西藏信托3.4亿元,长安信托近3亿元。在券商中,江海证券、大同证券和恒泰证券分别报告债权1.6亿元、7600万元和6000万元。值得注意的是,中山证券申报的债权总额近30亿元。然而,据《红色周刊》记者报道,中山证券作为益阳债券的承销商,应该代表债券持有人申报30亿元的大部分债券。

除了金融机构,益阳还与许多有行业背景的投资平台有债务关系。例如,《乐专财富》报告了近2亿元的债权,而宝塔石化的子公司宝塔投资控股公司(Baota Investment Holdings)向益阳报告了1.3亿元的债权。宝塔石化曾是宁夏最大的民营企业。其债务危机爆发于2018年,债务超过300亿元。包括实际控制人孙晁衡在内的几名涉案人员被采取了强制措施。

资产方面,据《红色周刊》记者掌握的资料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益阳集团总资产170亿元,长期资产51亿元,其中长期股权投资44.4亿元,流动资产118亿元,外债102亿元。在长期股权资产中,益阳持有北京证券交易所10.5%的股权,南京长江第三大桥有限公司25%的股权,海纳医疗信息软件技术有限公司35%的股权,同时,益阳集团在吉尔吉斯斯坦和全国也有很多矿山。然而,随着企业重组和国际贸易环境的变化,控股公司的业务受到严重影响,这些长期股权的价值有所缩水。

那么,益阳集团约200亿元的债务总额应该如何解决呢?

《红色周刊》在2018年独家出版了《益阳债务危机持续发酵背后》*《第一次沟通在线》?《益阳债务解决方案草案》发布“债转股计划”或“逃废债序曲”,报告益阳集团债务解决进展情况:一是优先考虑质押债务(约50亿元人民币),涉及st通讯的债务和担保问题(约50亿元人民币),剩余约100亿元无担保债务为“债转股”;股权转让的主要载体是“新益阳集团”。对于有担保物的债权人,担保物被用作支付担保。例如,益阳集团持有的长江三桥股权抵押贷款8亿元,估计价值12.5亿元,完全可以偿还债务。总体而言,上述抵押物的总价值为60.5亿元,相当于抵押贷款总额64亿元,账面价值基本可以解决质押债权。

然而,上述计划也有争议。一些债权人,尤其是债券持有人,认为资产估值存在水分,转换平台不完全是上市公司,股权流动性差。

重组计划和20亿债转股计划的“五步两平台”之战引发争议

如今,债务危机爆发两年后,益阳集团在债务解决方面的进展喜忧参半。益阳集团的实际控制人邓伟在2017年5月因涉嫌福建省委副书记、省长苏林纾等案件被带走协助调查后,于2019年元旦前后回到集团履行职责。“担心”的是,st交通自2017年以来仍未解决持续亏损和非法担保问题,而证监会的调查结果自2017年以来一直未公布,因此存在暂停上市的严重风险。

9月24日,*st Xintong宣布,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9月11日裁定,益阳集团因资产遍布全球、上市公司也在计划破产重组等原因,推迟提交重组方案草案,提交期限延长至12月22日。

《红色周刊》记者独家获悉,在9月16日召开的益阳集团债务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上,潜在投资者中泽集团提出了重组计划,这代表了益阳集团债务重组的最新趋势。根据《红色周刊》记者获得的资料:

(1)资产分割。将益阳集团的核心资产与经营价值区分开来,组建新的益阳集团。新益阳集团持有上市公司的股份,包括上市公司的资产和维持上市公司运营所需的资产。老益阳集团仍持有油气资产、长江大桥等股权资产。

(2)处置非核心资产;

(3)债权分离对接。根据审计评估的可实现价值,新益阳集团和老益阳集团两个平台分别接受财产担保的债权。具体而言,杨欣怡集团承担员工的债权,并维持st通信的后续运营。对于股东的债权(包括有担保债权),根据破产法的规定,四分之六分为40%由新益阳集团接管,60%由旧益阳集团接管。接管的初步计划是将40%的债权转化为新益阳集团的股权,将60%的债权转化为旧益阳集团的股权。

(四)职工债权和税款应当全部清偿;

(5)初步重组计划如下:战略投资者向信阳集团提供20亿元资金,解决上市公司的问题。重组后,预计他们将获得80%的股份。对于老益阳集团,将提供1亿元资金支持,获得10%的股份,债权人将获得70%的股份,剩余的20%将分配给原管理团队。

但是,对于该计划的内容,信托部的一些债权人表示不理解:为什么要将重组分为两部分?对此,战争投资者解释说,新老益阳分开的原因是为了保护上市公司,核心资产留在老益阳。

除了关于新旧平台划分的争议,另一个争议在于资产评估和债转股设计。一些公共筹资管理公司是债权人,他们认为长江大桥的估价过低。记者获得的信息还显示,益阳集团高级官员指出,潜在的战争投资者提出的建议是不合理的——它只保护转移到新益阳的债权利益,而忽略了60%的债权要转移到旧益阳的利益。

目前,益阳集团仍有许多未上市的固定资产和技术资产。债券持有人也非常关心这些资产的命运。在9月16日的会议上,潜在投资者表示,益阳集团旗下的财富和海纳医疗信托(Heiner Medical Trust)都具备潜在上市条件。新材料业务可以作为新公司成立,有机会上市,干细胞业务也可以上市。

一些潜在的战争投资者卷入了债务纠纷和可疑的空壳公司。

在这次重组中,交战各方有哪些组织?

《红色周刊》记者了解到,目前有五家潜在投资者:中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盛溪控股、深圳东方赛富投资有限公司、上中全联控股有限公司和北京东方慈道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其中中泽集团成立于1995年,是一家以投资、重组和房地产为重点的大型民营企业。经调查,中泽集团股东为余泽国、余泽旭等三名自然人,余泽国为董事长。公共信息显示,俞泽国早年从事中俄边境贸易等行业。然而,中泽集团更热衷于收购国有企业。自20世纪90年代末国有企业重组以来,中泽集团参与了数十家国有企业的收购,如2014年从中央企业中钢集团手中接管吉林铁合金有限公司的股权。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中泽集团也参与了基因镍的债务重组。2018年7月,由于巨额亏损等原因,基因镍业在转入第三板后开始重组。今年发布的重组计划显示,基因镍业计划在停牌前,以每股1.18元的价格,将原10股减持至1.6亿股。然后,在总股本减少的基础上,基因镍业计划将股份总数增加至7.84亿股,每10股增加38.86股,总计约6.23亿股。额外的股份不会分配给原股东。作为重组投资者,中泽集团公司将出资12亿元人民币,以每股2.7元人民币的价格获得约4.43亿股股份来增持股份。然而,由于中泽集团的收购价格远低于中小股东的持有成本,镍行业相关资源缺乏,财务数据不透明,该计划遭到了强烈反对。有些人怀疑重组计划实际上是对中小股东的一场大屠杀。

调查还显示,中泽集团的股东也因贷款纠纷被朝阳银行等机构起诉,中泽集团持有的捷飞合金公司股权于2018年4月被冻结。

在这种背景下,中泽集团是否有资本和管理力量来帮助益阳摆脱200亿元的债务困境,保护科技传播,还有待观察。

这场战争的另一个潜在投资者——深圳东方赛富投资有限公司,似乎与著名的股票投资基金软银有着密切的联系。一些债券市场投资者对记者表示怀疑两者之间的关系。然而,查阅资料,东方赛富只缴了1000万元的资本,实际控制人是刘俊红。与软银赛富没有股权关系。

数据显示,东方赛富成立于创业板之初,参与了安科生物科技等许多深圳公司的ipo。然而,基金行业协会的信息显示,东方赛富在经营管理上存在诸多缺陷:高级管理人员不具备基金资格,未能按要求更新产品或重大事项2次以上,未能按时提交经审计的年度财务报告,被中日协议认定为“异常机构”。同时,东方赛富管理的三只基金成立于2010年至2013年,此后没有再有新的记录。

同样,北京东方四道资本的股东力量也很弱,只有三个自然人。主要股东阎炳干持有约87%的股份。基金行业协会的官方网站无法找到东方慈善之路的细节。

根据会议纪要,上述所有潜在玩家均表示对益阳的重组持乐观态度,但包括东方赛富在内的潜在玩家表示,截至9月中旬,他们尚未完成调整程序。

除上述机构外,益阳高级官员也表示希望雪松信托的大股东雪松控股(Cedar Holdings)也将参与战斗。记者也就此事咨询了雪松,但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

债权人、中小股东或“埋没”重组进展缓慢。

债券持有人和股东对这个重组计划有什么看法?许多机构和自然人债券持有人表示反对《红色周刊》记者。受访者认为这名义上是破产重组,但所有普通债权都被转换成股份,因此他们被怀疑逃避债务。"破产清算至少可以实现一些资产."一些私募股权公司的员工认为该计划难以通过,法院的强制性裁决也不符合法律。其他持有人指出,该计划打算用现金支付所有员工的债权,而债券没有现金支付。这个计划在重组中很少见,通过的可能性也很低。

这种情况意味着,一旦最新的重组计划无法通过,st通信的非法担保问题将难以在年底前解决,从而进一步提高其退市风险。

“一般来说,有担保普通债权的偿还率高于无担保普通债权的偿还率。重组计划可根据持有的金额分为小额债权(例如,金额少于500,000英镑)和大额债权组。小额索赔组通常获得100%的回报,但总回报非常低,而大额索赔组的回报不确定。”长期从事信用研究的欧阳永兵告诉《红色周刊》记者,例如,在st Super Japan的重组计划中,11只Super Japan债券将在信用增级措施设定后全额偿还,而12只Double Set则意味着Double Group的股东将通过“先购买后补偿”实现100%偿还。根据计划,东北特钢债券债权人的现金偿还率相对较低,为22%。一句话,“在破产重组计划中,债券完全转换的案例很少,大部分是按比例或延期偿付的,在特定时期内,每年都有一定比例的债券得到偿付。”他认为,对于已经掌握上市公司资源、仍拥有优质资产的发行人来说,引入战争投资等手段,是促进发行人改善债务人资本结构、实现债券偿还的更好方式。

*东郭先生告诉《红色周刊》记者,邓伟是重组缓慢的关键。他透露,自今年3月以来,邓伟已多次表示,“战斗将在9月份决定,重组将在12月份完成”。相关各方也将9月视为最后期限。然而,9月下旬,益阳集团申请将重组草案提交截止日期推迟至12月底,这对各方都极为不利。邓曾伟私下表示,由于未能做出最终决定等原因,战争投资协议的签署可能在10月份完成。“所有债权人、中小股东、集团和中投董事会以及高管都愿意坐下来谈判解决问题,但邓伟不愿放手。”在他看来,邓伟这样做的原因可能是他希望保护自己的个人利益,并使用拖延战术迫使债权人自愿妥协。

问题是一旦st电信退出市场,不仅中小股东会被动地被埋没,而且以股票作为质押品的债权人也会面临资产流动性丧失的问题。据《红色周刊》记者掌握的信息,益阳集团申报的担保债务总额为65.43亿元。上海云腾资产、雪松信托、北京易禾水星、陕西国投、江海证券、红菱风险投资和西藏信托均以益阳集团持有的st新通股份作为抵押。其中,红菱风险投资公司今年3月宣布清算,董事长承认有260亿元未偿本金。

*科技传播的另一个悬而未决的风险是监管调查。自2017年12月以来,中国证监会尚未公布调查结果。*st Communications十大杰出记者之一的分析* ST communication s隶属黑龙江证券监督管理局,该局目前处于两难境地。“在他看来,益阳的问题很明显,但证监局原本出于好意,希望益阳能够主动自救。然而,由于益阳实际控制人的问题,目前还没有出台具体的计划,上市公司的退市风险也越来越大。”逾期已久的调查结果尚未公布,包括证监会,但也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然而,他也表示,地方政府的困境是可以理解的。近年来,东北地区上市公司的数量并没有增加多少,但有很多退市企业。Wind显示,历史上已有65家公司从a股和b股中退市,包括在东北三省注册的19家公司和几家黑龙江籍的退市公司。"一旦益阳退出市场,黑龙江将少一家上市公司."

《红色周刊》记者了解到,8月初,黑龙江证监局官员告诉益阳集团高管,在st交通申请重组之前,他们需要解决非法担保和资金占用问题。然而,潜在战争投资者提出的计划是否符合这一要求仍不确定。根据中国证监会的最新监管要求,对非法担保上市公司申请破产重组时,必须为上述问题提供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不能将破产重组作为逃避债务的工具。然而,上市公司9月份宣布,实际控制人已经承诺优先解决上市公司的或有债务,但现在大股东已经申请破产重组或无法履行承诺。

记者采访了益阳有关重组的情况。该集团的实际控制人邓伟通过电子邮件回复记者说,根据法院在重组期间的要求,媒体采访他不方便。然而,“重组目前进展正常,新的、强大的战略投资者也纷纷前来考察和谈判。”记者还联系了中泽集团、东方赛富等相关方。中泽集团员工表示“公司从不接受媒体采访”,东方赛富则回答“需要咨询领导后再做决定”。

北京快乐8 500万彩票网 快乐十分钟 快乐十分钟

热门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