寅寺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寅寺门户网站 >> 综合 >> 南疆侦察参谋手记12:者阴山作战为何一气呵成?战前侦察功不可

南疆侦察参谋手记12:者阴山作战为何一气呵成?战前侦察功不可

发布时间:2019-12-12 13:51:17 人气:1045

《评论》前情提要专栏

当我们到达军队时,侦察队的人员已经改变了。这时,科长郭世斌已经退休,而参谋杨鲜少已经转到家乡江川县工作。目前,侦察队由副科长唐梁芳率领,参谋蒋方嘉和李肖静已随杨婉抵达。包括仍然由连长姜良清和指导员陈新利领导的侦察连,都住在杨湾边防检查站。各团侦察排由江总参谋部率领,住在银山脚下的田常和江城村。

杨湾是麻栗坡县东部边境附近的一个行政镇。乡政府杨湾住在面向国家的山上。除了常设行政机构,镇上还有公安边防检查站,自然形成的街道旁边还有20或30栋住宅。战前,杨湾街也是中越边境居民“交换市场”的地方。也是因为边境自卫战争,边境交易市场停止了。随后,大多数公安边防检查站人员被疏散。目前,只有少数人轮换着留下。杨万侯山大致位于西南至东北方向,海拔1118米,直线距离“尹哲山”10多公里。山和山之间的低洼地形不是很起伏。成化、永田、江城、口来等民居和耕地分散,平均海拔约600米。

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在羊湾后山观察哨,可以用高倍望远镜观察敌人在尹哲山阵地的现役人员。因此,杨湾的后山有着突出的位置,可以俯视面向国界方向的广阔区域。穿过后山并向东北延伸几公里后,有1090高地,在连绵起伏的群山之间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它拱起了该地区的大片低洼地区,如成化、田常和姜奇。

跟唐副科长、江连长、陈指导员、杜万森副连长和李肖静等一起去几公里外的田常和江城不方便。在杨湾后面观察银山敌情。大约四五平方公里的杨湾后山平坦开阔,大部分是茅草和稀疏的灌木,还有一些贫瘠的农田。山上几个高处之间有与交通壕沟相连的壕沟,高处建有钢筋混凝土“掩体”,用于观察和战斗。现在他们是侦察连的永久观察哨。山上的碉堡和防御工事都通过通讯壕沟与边防哨所的“地下永久防御工事”相连。早期这里似乎形成了一个不错的阵地。然而,目前,由于长期失去维护,它已严重倒塌,杂草丛生,并被灌木覆盖。除了混凝土部分,它基本上是不可用的。

在观察哨“原地比较”:阴山中越边境9号和10号界碑区域远离面向该人的人。主要相连的高地北部陡峭,南部平缓,基本上从东北向西南移动,起伏形成一个像阵列一样的屏障。这是一个喀斯特地貌,有许多石灰岩石笋和溶洞。植被以灌木和高草为主。这座山很陡,道路又少又深,地形复杂。其中,高地1052.4、1142和1250是中国和越南之间的“过境点”。每个高度为300至700米,坡度为30至65度。反攻战争后,越南军队强行占领了上述国界的关键点,这不仅可以俯瞰和威胁一万多公里的广大地区,而且可以保护李江县及其南部的安全。相反,如果我军控制阴山高地,也将对其利益和深度构成直接威胁。

第31师侦察队的重点是“拔点作战”。经过几个月的“战前侦察”,现在已经掌握了尹哲山高地的越南军队是安明县独立的第三营,县队第六连和第105公安营驻扎在那里,接下来是第877团第五营(不到第六连)和第21特勤营第二连的配合。以长期被敌人操纵的银山和柴山堡为核心,以1052.4高地、1050高地、1142高地和1250高地为主要支撑点,形成了坚固的阵地防御体系。在阵地之间,有与壕沟和永久性防御工事相连的通信壕沟,以及民用建筑的掩体和掩体。敌人的前线还装备了大量各种类型的反步兵地雷、带刺铁丝网和陷阱障碍物。在1142高地的北侧,有一条2米宽、1.8米深的护城河,可以穿过骡子和马。军队可以用它到达主峰1250高地。

看着地图上的敌人情况和关键笔记,真的不容易!短短几个月,我们基本摸清了前方敌人的设防和阵地部署情况,为准备点对点作战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下一步是逐一核实获得的信息,以便更准确地掌握敌人的情况。当然,这些成就也受益于当地边境居民。穿着当地民族便衣的官兵经常与边境居民一起参加“探亲访友”,与边境干部和群众是一家人。边境人民也把我看作是对边境安全和敌人防御的支持,为我们提供了很多有用的信息。与官兵接触后,我觉得他们又融入了边境人民。从他们的衣服来看,他们几乎和当地人一样。不同的是他们有武器和装备。我说它看起来像当年的“八路军军事小组”,官兵们还自称是自信的从事边境侦察行动的军事小组。去年11月,牛兴国的副连长和石魏星的班长看到五名敌兵即将进入伏击区时,都感到震惊。他们果断地杀死了四名敌兵,并跳起来抓住剩余的敌兵。不幸的是,敌人很快滚下山坡逃跑了。

杨婉也对人民的社会状况有所了解:当地居住着苗族、壮族和瑶族,主要生产水稻、玉米和小麦,但农业基本上“依赖天气来获取食物”。经济收入主要依靠农副产品贸易。“街头日”四乡八村身着民族服饰的人们聚集在羊湾街,手里拿着各种农副产品,比“草坪街”热闹得多。仅仅因为离边境10多公里以及越南当局严格的边境管制政策,越南边境居民极难进入贸易。有趣的是,羊肉和狗肉“汤锅”在街上也很受欢迎。中午,少数民族聚集在汤锅摊位前推杯子,换猜谜游戏。夜幕降临时,许多人在街上开车。然而,发现几个醉汉躺在街上,据说几乎每条街都是这样。这里大多数少数民族的男人都喝好酒,慷慨大方,但是他们的女人太好了。在街上,妇女们大老远跑来,背着她们的农产品进行贸易。男人喝酒,和“妖物和”交往,他们的女人总是耐心地站在一边等着,直到他们喝得烂醉如泥,把他们带回家。可以看出,边疆少数民族妇女确实勤劳朴实。

在杨湾呆了一个星期后,他烫伤的脚基本上消除了炎症。然而,在多雨多雪的天气里,它就在不远处。天气稍微转好后,他去马林32师侦察队。虽然只有80公里远,但是路面很滑,驾驶条件也很差。同时,由于未来战争的周边地区将是战前部队集结和训练的地区,我有兴趣了解沿途的地理环境,不要急着赶路,以便为下一任领导人来战场调查做一些准备。道路上人烟稀少,到处都是崎岖不平的村庄,“喀斯特”地貌和厚厚的雨雾,几米外看不到道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将近中午时分,太阳才落到地面上。第一次,看到路边的大型人造“三七棚”感觉神秘而壮观。我不得不去几次停车场。当我问普通人时,我才意识到正是由于这个地区独特的气候和地理环境,这个地区才成为著名的中药“文山三七”的重要产地。

在从杨湾到马林的路上

在村子的边缘,普通人卖鸡蛋,花三到四美分就能买到真正的本地鸡蛋(边境地区还不流行喂鸡)。它不仅便宜,而且深深地感觉到偏远边境地区的人们积累现金并不容易,也就是说,他们买了将近100个鸡蛋。我认为这也是对边境地区的支持,让马林安慰我的童子军和兄弟们。就这样走走停停,直到下午3点才到达东甘马林村32师侦察队总部。众所周知,附近的鸡和蛋非常便宜,随时都可以买到。主要位于交通不便、市场交易困难的偏远地区,农副产品非常便宜。见我把鸡蛋拿出来,顾科长说你不拿出来我这里不缺,你回去的时候还可以给你拿一些来!我忙着说,我的鸡蛋只是我对你们老领导和兄弟们的想法。请不要为难我,更别说带什么了,让我安心地陪着你和侦察连的兄弟们。我非常感激!

马林村仍然是马利坡县。这是一个小山村,靠近县城东翼东干镇的边界线。它位于山谷底部的山谷中,也很偏远。幸运的是,沿着山谷有一条简单的公路与东干相连,否则真的很难到达。然而,它的地理位置很重要。它一直是中越边境居民交流的主要渠道。它也是通行证的关键点和双方控制的边界的军事关键点。曾经有一个“军垦农场”,驻扎军队并守卫边境。现在它已经变成了一个农场。阜宁边防1团一直有一个连常年驻扎在这里,显示了边境地区的重要性。

顾科长把支队及其附属人员带到马林村行政办公室。侦察连和由各团侦察排组成的第二中队分别住在边防检查站、农场仓库和附近村民的房子里。感觉它们好像是分散的,但它们都在只有两三平方公里的山谷凹区内。遗憾的是,每次我视察边境时,各师的侦察队总是保持“内务”整洁干净。无论是住在农场、学校还是边境地区的少数民族家庭,官兵们通常睡在直接铺在地上的简易床上,而最好有可以放在一起睡觉的课桌,有些人可以睡在木板或地板上。然而,无论情况如何,官兵们总是可以在“因地制宜,随心所欲”中尽可能地改善环境,创造条件,有序地整理仅有的简单行李,清理室内外环境。热心帮助人民工作,共同的生产和生活更加正常,边疆人民总是欣赏它。官兵们常说,这不仅是军队作风的体现,也是对边疆人民的良好影响。

刘先友,原侦察连连长,现任侦察部副营长。讲师左晓鹰调任事业部教学团队担任副讲师。现任连长是潘启德,指导员是白万明,副连长是陈希友,副管理员是杨同平。不幸的是,去年12月6日,副连长陈希友和班长胡郭云在对敌人的近距离侦察中,在庙山左侧的“茅山”地区遭雷击身亡。不幸的是,在一次行动中牺牲了两名出色的军官和士兵,他们进行了多次反击和边境侦察行动。价格确实太高,教训极其深刻。目前,官兵们的情绪还没有完全从事件的阴影中解脱出来,整个队伍不可避免地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陈希友,河南省孟津县人,1975年参军。他开朗大方。他是我熟悉和有能力的侦察干部之一。他死时只有27岁。在我的记忆中,他参加了我负责的“童子军骨干训练”,然后在河口和界刁边境执行任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更让他难过的是,他的新婚妻子几天前才来到临沧探亲,然后她遇到了一家要向马林进军的公司。她被他说服离开并回家。然而,这种分离成了一生的遗憾。江苏南通烈士、班长胡郭云去世时才23岁。当我来到这里时,陆军参谋长下令“主要总结经验教训,更重要的是,给他们增加负担。”因此,我与科长和战友们进行了更多的心连心的交流,以消除忧虑,促进进一步的战斗。

与官兵的接触和讨论令人欣慰:由于银山和苗江山对守敌的侦察活动将直接影响师内部队今后的成败,因此不容许粗心大意和懈怠。虽然遇到了许多困难和危险,但为了保卫边境地区,帮助部队打赢这场战斗,官兵们仍然尽最大努力熟悉战场环境,决不放松侦察工作,以掌握敌人的情况。根据顾科长的话,当我们到达边境时,我们都有一个想法。我们希望获得的越多、越清晰、越准确,我们就会越好。在未来,我们的军队将更有信心战斗,并将能够减少流血事件。用侦察兵小小的代价换取部队撤出一些大胜利!这是多年来忠于职守的童子军的总体精神。

马林边境。第一个是曾庆国,第二个是作者,第三个是王维平和冯光明。

走出离马林村2公里的山门,你可以远远地看到越军占领的边境过境点“苗帝山”。传说在明清时期,一位苗族领导人曾经统治这座山,自称为皇帝。从那以后,人们称它为苗族皇帝山。目前,苗帝山正在越南鹤轩省保卫文同县军事指挥部的第一营和第二营,部署了877个团、25个炮兵营和1个边防警察营。

雨雪过后阳光明媚,烫伤的脚已经可以走路了。军官和士兵在几个观察点,他们观察了敌人的情况、地形和熟悉的环境。苗帝山位于中越边境的15号和16号界碑之间。它由明显的15座不同大小的山组成,占地约9平方公里。它们都是泥岩混合的山脉。最大的山顶大约500平方米,最小的大约70平方米。顶部大多是茅草和稀疏的灌木。坡度为30-60度,在山水线处有许多小灌木。1921年和1930年的高地是传统中越边境的“经济路线”,也是苗族山的制高点,具体高度约为700米。穿过这两个高地,延伸到我国境内的1821高地、大隆后山高地、1546高地、1693高地和1808.4高地和1763高地,形成了六条“鸡脚”形状的山腿。整座山突然陡峭地面对着我们,呈现出一种“躺着的野兽”的形状,轻轻地延伸到敌人的领土上几公里。可以说,“头很强壮,身体很厚,深度很远”。经过敌人多年的作战,形成了坚固的防御阵地体系,纵深梯队设防,前后呼应。

经过几天的观察,熟悉了苗帝山上敌人的位置和周围环境,我觉得敌人的主峰很突出,有很好的能见度和射击场。山的前部和两翼在山下几公里处有平坦的地形。左边被锯齿状的岩石覆盖,而右边和前面大部分是贫瘠的耕地,所以没有多少先进的植被可供隐藏。难怪苗族“部落皇帝”已经成为历史上的一种气候,这实际上是一个容易防守,难进攻的地方。

4月15日,在我离开马林后不久,32师侦察队报告说,侦察连的教官白万明等人困住了一名越南班长,这在核实苗帝军事情报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成功地困住敌人不是一天的工作。经过几个月的艰苦访问、训练和待命,他们终于意识到越南军队和政治人员有时会因为缺乏物资而混入寻求越境的购物者之中。侦察队“偷偷摸摸地寻找排,强调等待”,最终由白万明带领,与几名伪装成边境居民的士兵进行交易,并将敌人引诱到苗族民兵家中进行交易和抓捕。第一个例子显示,敌人是苗族皇帝山守敌第一营的班长。顾科长带领班长李伟等人直接护送犯人到军区的“看守所”。经过审讯,它在核实苗寨守敌的阵地构成、兵力部署、主要火力分配和纵深防御体系方面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贵州快三投注 湖北十一选五 万博体育app 河北11选5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热门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