寅寺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寅寺门户网站 >> 综合 >> 让非遗拥有更好未来

让非遗拥有更好未来

发布时间:2019-11-23 13:30:05 人气:1824

资料来源:《人民日报》

核心阅读

随着许多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成功应用,社会各界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和发展给予了大力支持。

成功的申请并不意味着“一切都好”。不同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保护和发展仍然需要回答各种问题。

2019年是25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10周年,包括粤剧、南音、黎族传统纺织、染色、织绣技艺、格萨尔等。,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名录和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到目前为止,中国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上有40项,居世界首位。十多年后,这些项目在成功申请前后的保护和继承情况如何?你积累了哪些保护经验?发展的困难是什么?......有了这些问题,记者去了很多地方进行研究。

从陷入传承困境到看到发展曙光

上午9点之前,七八名黎族妇女坐在海南省五指山市通石镇翻毛村委会福建村蓝翔织锦合作社的地板上。他们穿上腰织机,五颜六色的编织线在腰织机上戳来戳去。丽锦上渐渐出现了美丽的图案...

黎族传统的纺、染、织、绣技艺是海南黎族妇女创造的纺织技艺。它集纺、染、织、绣于一体,用棉线、麻线等纤维制作衣服等日用品。这项技能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元朝时,黄道婆向黎族妇女学习棉纺织技术,并传播到中原,这成了一个好故事。

黎族传统纺、染、织、绣技艺的全国代表继承人刘蓝翔清楚地记得,她很小的时候,她的母亲和祖母就有腰织机,只要有空,她们就会坐在房子的前后织毛衣。腰部织机由大小木片、木棒和皮带组成。它看起来微不足道,但它可以编织出美丽的图案。刘蓝翔爱上了它。

刘蓝翔出生于1969年,当时李进逐渐衰落。“锦儿是我的兴趣所在。我没想到这种技能会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逐渐“濒临灭绝”,也没想到我会一辈子走在这条继承的道路上。”20世纪90年代,刘蓝翔发现随着老一辈人的不断离去,织锦技艺也在消失...

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就像黎族传统的纺织、染色、编织、刺绣技术一样,大量的格萨尔、古琴艺术等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也陷入了传承的困境。

格萨尔是迄今为止人类拥有的最长的史诗传统,内容丰富。它是由我国的藏族和蒙古族共同创建的。藏人称之为格萨尔,蒙古人称之为格尔斯特勒。内蒙古自治区少数民族古籍与格尔斯特勒收藏研究室主任苏亚拉图(Suyalatu)表示,21世纪初,内蒙古只有七八个人会唱“格尔斯特勒”,传承人数量严重萎缩。

古琴艺术有3000年的历史。这是一种有着悠久历史和无穷无尽遗产的艺术形式。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琴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武汉音乐学院教授丁承运说:“据我所知,20世纪80年代,全国只有200多名古琴传承人。到2003年左右,当申请联合国“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时,全国只有52人精通古琴

《世界遗产名录》的成功应用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遗产继承的难题。2008年,古琴被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9年,黎族传统纺织、染色、编织、刺绣工艺被列入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格萨尔被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这些项目的社会知名度大大提高,各级政府加大了保护力度,传承人获得了更多的热情和自信,“终于看到了发展的曙光,”刘蓝翔说。

从独自战斗到帮助所有社会团体

“2017年,他将表演15场,举办14场文化讲座,录制28首钢琴作品,并参加许多学术会议。他将被选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年度人物。2018年,他进入“国宝”的舞台,讲述了浙江省博物馆中唐代夕阳式“彩风明旗”七弦琴的“当下生活”的故事……”如今,70多岁的丁承运仍在各地跑来跑去,举办各种各样的古琴推广活动。“这并不是说世界遗产成功申请后一切都会“好”,而是敦促我们做好更负责任的继承和推广工作,不要懈怠。”

“在回顾世界遗产申请之前,古琴的传承基本上是一场‘一人之战’,没有多少其他力量支持‘弦’。”丁承运说:“世界遗产名录成功实施后,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的各级相关部门以及一些社会组织,通过政策、资金等支持,对我们的研究、传承和推广给予了极大的信心和帮助。”

在申请世界遗产之前,刘蓝翔只能“独自战斗”。2006年,刘蓝翔得知大城市和外国人对传统手工艺非常感兴趣。她最初在风景区以3到5元的价格出售小针织品时,就开始成立织锦合作社。她挨家挨户地工作,最后有18名妇女加入。她亲自管理市场,赢得了相关部门的支持,培训了村民。

“事实上,当时的市场并不好。家里有许多产品库存,但我不能告诉妇女们她们按时得到了报酬。我不想劝阻他们,我也不想向困难低头,在风雨中跑来跑去卖东西。”回忆起2007年至2009年的艰难时期,刘蓝翔热泪盈眶。

世界遗产名录成功应用后,李进的社会知名度大大提高,市场逐渐开放。刘蓝翔更进一步。除了黎族传统服装之外,她还设计开发了黎族的传统图案,如人形、甜美的弓鸟,并将其应用于靠垫、杯垫、钱包、装饰品等产品。订单短缺。

“我不仅关心村里的姐妹们通过李进致富,也希望更多的年轻人能学织锦。”刘蓝翔说道。自2011年起,五指山市和海南省民族技工学校联合开设黎族织锦技艺中专文凭课程。从2013年开始,7所学校开设了丽锦技能实践课...现在刘蓝翔和其他8名各级继承人已经成为这些学校的织锦教师,他们的班级已经满员。“一年有数百名学生接受教育。孩子们都喜欢这门课。”令刘蓝翔非常高兴的是,许多中小学生在李进纺织品比赛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中专学生正在向专业发展,具有一定的设计能力。

数据显示,在申请人类非遗产名录时,传承李进技能的人数从不到1000人增加到10000多人,极大地改变了李进技能的濒危状态。

它应该在不丧失原有价值的基础上,取长补短,创新发展。

看到古琴越来越“热”,许多问题也出现了。“现在,看到利润,一些人在学习了几天后出来教钢琴。有些人甚至声称,所谓的“七天古琴研究”已经把一门需要多年学习和训练的艺术变成了一个快速的假手。还有许多团体滥用资源牟利...这些实际上是在以继承的名义破坏古琴艺术。”丁承运说:“面对发展中的诸多问题,我们专业人员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做更多的普及和培训工作,才能更好地传承古琴艺术。”

在艺术专业人才培养方面,丁承运指出了音乐学院古琴专业教育的局限性。“古琴不注重演奏,学习技巧也不是重点。我希望古琴教学能有别于其他注重演奏的乐器,更注重思想观念和文化精神的培养。”

与古琴、昆曲等“粉丝越来越多”的非遗产项目不同,“格萨尔”代表的一些非遗产项目“被冷落”。目前,这些项目传承中要解决的最大问题是如何吸引观众。古代“格尔斯特勒”需要借助新媒体的力量,在动画、短距离观看、游戏等表达和传播方式上与时俱进,才能进入年轻人的视野,获得社会关注内蒙古自治区少数民族古籍和《格尔斯特勒》研究室的格日勒图说:“我认为现在没有必要坚持完全传播《格尔斯特勒》,但重要的是要引起社会对《格尔斯特勒》的兴趣和基本理解。”。

拓展市场、赢得更多年轻人青睐的关键是在坚持黎族传统工艺的基础上进行文化创意产品开发,如制瓷、制陶、剪纸等以传统纺织、染色、编织、刺绣工艺为代表的非传统工艺项目。

"目前,绝大多数黎族妇女需要增强她们的创新意识和能力."刘蓝翔说,“因此,一方面,研究传统文化非常重要。继承人应该回归传统,深入生活。他们应该向他人学习,不断创新和发展,而不失去自己的本质。另一方面,要加强综合知识的学习,提高设计美学、市场营销和版权保护的意识和能力。只有用多条腿走路,传统技能才能随着时代的进步而不断发展,并更好地传递给我们的后代。”(记者郑家楼刘洋)

甘肃快3 天津11选5开奖结果 中国一分彩

热门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