寅寺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寅寺门户网站 >> 社会 >> 「风物」故乡的“河涯”

「风物」故乡的“河涯”

发布时间:2019-12-02 13:36:08 人气:2847

文|贡雨荷

我再也看不到我家乡“河丫”的影子了!

每次我回到我的家乡,路过村子北部的桥头,我总是环顾以前的河道和两岸的“河崖”。虽然何亚已经被夷为平地,他的原始形象也找不到了,但是30到40年前的痕迹从未从他的脑海中抹去,各种记忆变得越来越清晰。这是不是意味着随着年龄的增长,还是随着岁月留下的痕迹有所“发展”,以免“忘记历史”?

“河边”是河岸,这是我们当地的习俗。

从1958年到1960年,我们村后面修建了一条宽超过100米的河道,它是“吉德运河”的一部分。随着河道的开挖,两岸形成了宽约50米、高约3-4米的长堤。属于我们村庄的部分大约有1000米长。

从我记事起,河岸上的事情就像鸟巢一样一个接一个地发生,积累并逐渐形成了我的“河岸观”。

何雅,一场惨痛的事故。

在南河崖的最西部,有一座已经矗立了60年的坟墓。这是南北之间整个河谷中唯一埋葬我父亲前妻的坟墓。

在那些日子里,当河流被修复时,桥没有及时建成,村民们用一艘小船把他们渡过了河。那是一艘从上游漂下来的破船。1960年9月的一天,十几个村子里的人再次渡河向北走去。当他们靠近岸边时,船翻了,船上的人像饺子一样掉进了水里。他们“砰”的一声游回岸边。没有水,他们挣扎着爬上爬下,大声呼救。不幸的是,最终有两个人被杀,包括我父亲的前妻。

那时,洪水非常严重,人们不能在平地上挖坟墓,所以他们把他们的父亲和妻子埋在河岸上。也失落的埋在高处,尽管整条河几乎被夷为平地,他的父亲和妻子的坟墓仍然完好无损。然而,另一个淹死的人就没那么幸运了。他被匆忙埋在平地上,坟墓逐渐缩小了。最后,当他和妻子一起被埋葬了几十年,他找不到具体的埋葬地点,这有点令人遗憾。

何雅,童年的天堂。

河岸的南边长满了槐树、绿树和凉爽的夏日。当大人去田里干活时,河丫槐树下已经成了我们孩子的天堂。在那里,我们在树荫下漫步,有时玩“啪”,也就是说,把报纸折叠成四个正方形,一只手扔向地上另一只手的“啪”,打翻另一只手的“啪”是一种胜利。有时候玩“溜”,“溜”是玻璃球。事先在地上挖一个小坑,用你的手,用你的拇指用力弹出你的“纸条”,击中对方的“纸条”。如果另一个人的“失误”被反弹到坑里,那么你就赢了一次。

此外,在河岸上,我们还不时制作一些“毛发皮”。当我们抓到蚱蜢、折断树枝、挖红薯时,我们会变得简短,捡起掉在地上的干树枝,挖一个小坑,或者在森林里砌几块砖来烧烤。随着炉火的噼啪声,烤肉的咝咝声,以及烧香的香味,这也不是一种乐趣。

这些大多是上学前的故事。随着年龄的增长,帮助成年人做家务、看孩子和拔草已经逐渐成为我们放学后的主要工作,玩耍也越来越少了。

这条河很长,民生很显著。

雅江北岸东半部有一座砖窑。我们长大后,砖窑被废弃了。然而,高大的窑体让我们孩子感到“高山、高山、高海拔”。里面,曾经是大火后形成的暗红色墙壁。到处都可以看到破碎的砖块和瓷砖。娘告诉我,它是在人民公社时期初建的。主要产品是蓝砖和蓝砖,这与后来的红砖和红砖完全不同。目前,村子里的老房子,包括我的老房子,都是用又大又厚的青砖建造的。窑址选择在河岸上,利用挖河堆积的泥浆,使用方便。

这条河很长,承载着一大群人。

在悬崖北岸,除了一座砖窑,其余几乎都是苜蓿田。它被用来喂村子里的牛。

每年春天,紫花苜蓿都开蓝色或紫色的花,河岸上到处都是小花。从远处看,它也是一道风景。

由于没有专门的人看守苜蓿田,当苜蓿变嫩时,村民们,包括我的母亲,经常抚摸一些回家,使苜蓿受精卵或撒玉米粉,蒸“糠菇”吃。这也是免费改变口味和改善生活的便利。

成熟的苜蓿被村民收割后剪短,并在仓库中晾晒,成为牲畜的美味饲料。

因为饲料,我被愚弄了一次。

有一次,公社的电影放映队用驴子拉车和携带放映设备来放映电影。我们的四五个孩子很好奇,聚在一起看热闹。筛选小组的一个人扔给我们麻袋,说:“去后院,装上苜蓿,回来喂驴。”

男人停顿了一下,然后说:“晚上电影上映时,用喇叭赞美你。”

后院离生产队的谷仓有几百米远。苜蓿收获后被切碎并在院子里晾晒。我记得那是一个夏天的中午,太阳在燃烧。我们抓起几个麻袋,去了院子。我们不怕热和灰尘。用我们的手装满袋子后,几个人一起把袋子搬回来。

晚上,我早早地拿了一个小凳子,等着小号赞美我们的时刻。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电影开始时,没有人称赞。我认为在放映后也可以表扬。怀着耐心,我终于等到电影结束,但预期的赞扬最终没有出现。也许他们忘记了,我不愿意,当那个命令我们打包苜蓿的人正在打包设备时,我俯下身让他认出我,但他只关心打包,不关心我。直到那时,我才意识到我们被愚弄了。

大约10年前,这个村庄把河岸分配给每个家庭。不久,河岸被卖土者卖掉了。土地被平整,变成了和周围农田一样的作物。随着河流变得越来越少,100米长的河道也变得越来越浅。后来,一条“河里的河”被挖掘出来,用来在干旱时从黄河中输送水。

河丫,有形的河丫不见了,我心里的河丫还在!

这篇文章的内容是由第一作者发表的,并不代表齐鲁的立场。

寻找记者、寻求报道、寻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您在线报道!

甘肃快3投注 辽宁十一选五投注 沙巴体育 快乐8投注

热门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