寅寺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寅寺门户网站 >> 综合 >> 用生命迎接新中国的曙光

用生命迎接新中国的曙光

发布时间:2019-11-18 20:23:02 人气:650

资料来源:中国人民解放军报、中国人民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财经媒体作者:孙金、贾茹、徐湛、周仲泉、张宏景、李梁超

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无数烈士在解放战争的战场上倒下。这包括我军许多师以上的指挥官。最近,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首次公开了在解放战争中牺牲的我军顾问以上五名指挥员的档案,他们是朱瑞、韩连生、许还山、王鲁水和王纪文。这些历史档案承载着时间和鲜血的光辉,展现了烈士的高尚品格和风范,诠释了人民军队战胜一切困难和障碍,从胜利走向胜利的血液基因。他们辉煌的成就促使新来者勇敢地向前迈进。

编辑

朱瑞:与炮兵的生死关系

■孙进

朱瑞,江苏宿迁人,1905年出生,1925年去苏联。他先后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和三生炮兵学校学习。他于1928年加入苏联共产党,后来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员。1930年回到中国,先后担任中共中央特委委员、第一红军总队政治部主任、第二红军政治部主任、北方局军委书记、八路军第一纵队政委、东北民主同盟和东北军区炮兵司令、炮兵学校校长。

这位毛泽东敬爱的将军,我们的第一任炮兵指挥官,在辽沈战役中黎明前为祖国牺牲,是我们军队在解放战争中牺牲的最高将军。他一生致力于中国革命和我军的炮兵建设。他就像他最熟悉的炮兵一样,在党分的地方,它会击中。

1945年6月,党中央考虑朱瑞为副参谋长。毛泽东主席亲自与他交谈。然而,朱瑞不想被任命,他想成为一名炮兵教官。他说他在莫斯科学习炮兵,想学些有用的东西。然后,他谈到了一些建造火炮的想法。毛主席非常欣赏朱瑞的高尚品格和远见卓识的战略眼光,不管他的地位如何,得失如何,也不做一名高级官员的指导员。他同意了他的要求,并鼓励他“放手,成为桥头堡”临别时,毛主席握着朱瑞的手说:“苏联有炮兵元帅,我们的中国炮兵元帅也有!”不久,朱瑞被任命为延安炮兵学校代理校长,这是我军刚刚成立的第一所炮兵学校。从那以后,他以“最终老死”的坚定信念投身于炮兵建设。

抗日战争胜利后,朱瑞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的指示,带领延安枪校向东北转移,准备接收日本军事装备,组建新型人民火炮。1945年11月下旬炮兵学校的师生到达沈阳时,发现东北的实际情况与他们想象的大不相同。不仅秩序混乱,没有现成的设备可以接受,而且国民党军队也处于一个迫在眉睫的进攻的危急状态。面对复杂混乱的局面,朱瑞审时度势,集思广益,果断决定“分散干部,收缴武器,发展部队,建立家族企业”。不到半年,部队走遍东北,从东部绥芬河、西部满洲里、南部长春、北部回族收集各种残破的火炮零件和陈旧的枪支。朱瑞带领学生清理、大修、改造、翻新了700多门各类火炮和30多辆汽车、坦克,为东北炮兵建设奠定了物质基础。

1946年4月,朱瑞提出了“学校化部队,以部队为学校”的工作方针。他把学校的500多名干部分散到东、西、南、北满洲军区、第一纵队和总部炮兵旅等各单位,培养了大批骨干人员,建立了东北炮兵后备干部队伍。这种思想体现了人才培养要为战争、为军队、为胜利服务的重要思想。对我军来说,办学校还是一个重要的原则。

解放战争多年来,朱瑞一直在实战中打造这支年轻的炮兵部队。他经常亲自率领部队,完成一个又一个重要而艰巨的战斗任务。东北战场每一场重大战役的胜利历史都记录了他们辉煌的战功。

1948年9月12日,辽沈战役开始,朱瑞率军参战。在解放义县的战斗中,他带领炮兵团以上的干部到义县南山侦察敌人,勘察地形,弄清炮兵部署和作战计划。10月1日上午,我军向义县守敌发起了总攻。敌人精心修建的防御工事随着我军炮弹的爆炸而倒塌。在这场战斗中,我军第一次使用了从敌人手中缴获的新型榴弹炮。朱瑞渴望理解和总结这种火炮在突破点上的威力和作用。战斗结束前,他从指挥所出来,带着士兵们在纷飞的战火中奔向突破点。这时,敌人的机枪突然从大门的侧面猛烈地向他们射击,他们迅速蹲下来躺下。朱瑞躺下时,他回头一看,发现一个同志身后的位置相对较高。他伸手把他拉到自己的位置。出乎意料的是,他旁边的地雷被这种拉力碰了一下,突然爆炸了。鲜血立刻染红了他脚下的土地。就这样,朱瑞睡在白山的黑水里。

朱瑞逝世的消息引起了全军的极大悲痛。中共中央在吊唁信中写道:“朱瑞同志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今天的牺牲是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的巨大损失。中央政府对这一记忆致以特别的敬意。”为了纪念他,中央军委决定将东北军区炮兵学校命名为“句丽炮兵学校”。

韩连生:淮海的开拓者

■贾茹·徐湛

在海怀战役中,当时的华东野战军特种部队参谋长韩连生在进行“飞爆”试验时英勇牺牲。他是我军工程兵的创始人之一,也是我军在淮海战役中牺牲的最高指挥官。

韩连生于1907年,出生于湖南省湘潭县的一个贫困农民家庭。1930年,红军第一集团军成立了一个工程连。矿工韩连生被编入工程师,担任第二任班长。同年11月,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长征期间,他带领工程兵兵营为红军修建桥梁和明渠铺平道路,特别是当红军强行通过乌江和大渡河的天然屏障时。面对危险,他几次奉命在敌后炸桥修路,成功阻挡敌军,挽救红军脱离危险。在工程兵营的成立大会上,韩连生曾经鼓励士兵们:“当工程师是光荣而艰难的。我们必须牢记毛泽东同志的话:“革命必须吃苦耐劳,坚决果断”。工程师没有困难!”1936年1月,重组后的军委工程兵部队在川黔交界的赤水河架设了一座绳船浮桥,帮助红军渡过赤水河到达四川南部。当军队过河时,敌人的主力向河后跑去。为了切断敌人的追击,浮桥必须炸毁。接到他的命令后,韩连生带领爆破队来到浮桥,对身边的士兵说:“我们必须炸掉这座桥,决不让敌人使用它。即使我们做出牺牲,我们也必须完成这项光荣的任务。”韩连生一声口哨,十几个爆破点同时点火。这时,敌人机枪开火了,子弹不停地在耳边呼啸,但仍有几个爆破点没有点燃,眼看燃烧的爆破点就要爆炸了,岸上的人焦急地喊道:“连长,快离开!”韩连生平静地鼓励大家:"不要慌张,我们会一起死的!"逐个检查时,帮助点火。当火被点燃,每个人都退到岸上时,浮桥被完全炸毁,成功地阻挡了敌人过河。勇敢冷静的韩连生被刘伯承誉为“胜利之路的先锋,粉碎敌人追击的战士”。

抗日战争期间,他奉命率领八路军第129师主力部队进入平汉路以东,进行游击战,有效打击日本侵略者。

解放战争时期,韩连生被委以工程建设的重任。1947年3月,华东野战军组建特种部队纵队,韩连生从东北野战军调任纵队团长。上任后,他致力于工程师团的建设,组建教学团队,轮换全团干部,培养基层骨干工程师。1948年3月,他亲自组织隧道爆破训练,日夜留在训练场检查情况,指导训练。经过半个月的实践,军队在挖掘隧道、目标测量、收费方法和收费金额计算等方面的技能有了显著提高。在架桥训练中,韩连生创新探索了一种以小船为桥脚架设浮桥的新方法,在实战中发挥了巨大作用。由于工作成绩突出,1948年5月,韩连生被破例提拔为特种兵纵队参谋长。

1948年11月,淮海战役开始了。当时,我军炮弹很少,敌人的防御工事很坚固。战场条件对我非常不利。为了有效摧毁敌人集群碉堡并扩大战果,韩连生亲自去工业兵团总部与士兵们一起研究了“飞行爆破”(即迫击炮弹,俗称“原子炮”)试验。从捆绑炸药包到用迫击炮发送炸药包,为了充分发挥火炮的威力,他进行了现场指挥和反复试验。12月11日,在淮海战役的决定性战役中发生了一起事故。当韩连生指挥“飞行爆破”任务的测试时,炸药在发射后没有爆炸。他亲自跑到指控地点去核实原因。当他接近炸药时,他发现保险丝在偷偷地噼啪作响,于是立刻大叫说他周围的人都在躺下躲藏。但是话音刚落,炸药爆炸了,韩连生光荣地死了。当时,包括工程兵部队副队长刘金山、工程兵部队副队长李长松、政治指导员梅开贤在内的七位同志也不幸遇难。韩连生等人以生命为代价,成功研制了我们的特殊“原子枪”,杀伤力强大,弥补了我们弹药有限、火力弱的不足,成为摧毁敌人土方、威慑战场敌人的有力武器,在解放战争中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韩联生干部简历表。

许还山:誓言将革命进行到底

■李·梁超

徐海山,湖北黄安县人,1930年加入红军,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曾担任主任、副队长、副营长、主任、部长和政委。他机智勇敢地战斗。第四次反“围剿”时,红四方面军主力离开鄂豫皖根据地,转移到陕西和川北。许还山留下来,坚持在那里与敌人作战。

抗日战争期间,他率领部队在淮河击沉日本摩托艇,杀死数十名敌人,缴获大量枪支弹药。

在艰苦的战斗中,他患了严重的肺病,并多次受伤。最严重的一次是子弹射入他的下颌,他的牙齿被打掉了一半。1948年2月,许还山被任命为华东野战军第十三纵队第三十七师政委。兖州战役胜利后,他的情况变得更糟了。他甚至不能在夜间行军时骑马。他被任命为淮南军区政治部副主任。这将减轻工作压力,有助于改善他的状况。但他说,“济南还没有解放。我不能离开军队。”

9月16日,济南战役开始了。许还山不顾危险骑向先锋队。他攻打丁家山,冲破了夹缝,直抵城外的永穗门,到达趵突泉。连续六天六夜,他一直在和高锐司令作战,几乎没有休息。23日,济南战役进入决定性阶段。为了不给敌人喘息的机会,上级指挥官许尤氏下令当晚突破内城。济南的内城有一堵14米高10米厚的墙。敌人在墙上建了三层射击网,吹嘘它“坚如黄金”。突破昆顺门的任务移交给了第三十七师。下午6点,围攻开始了,炮声震动了大地。政委许还山、师长高瑞首先奋力杀敌,经过反复竞争,第三十七师伤亡过半,终于打开了突破口。24日下午,西路军从昆顺门进入内城,与东路军一起攻占了敌人的省会。第37师指挥所位于趵突泉西侧张家大厦西北角。下午4点,指挥所正准备向市中心移动,突然两架敌方“b-29”轰炸机投掷了大量炸弹,其中一枚推翻了指挥所。司令员高瑞和几名受重伤的同志获救,政委许还山英勇牺牲。在他随身携带的书包里,他发现了他1945年在华中党校学习时写的一万多字的自传,里面充满了对党的热爱和对中国革命的信心。包里还有一张写给他爱人的遗书:“张杰同志,这个任务很难。我准备牺牲。除了这本自传,你别无选择,这本自传将成为你永久的记忆。”

在追悼会上,第37师的所有官兵都流下眼泪,用枪宣誓。第十三纵队司令周志坚在三月的报纸上写道:“向许还山同志和所有死去的同志致敬。我们要贯彻他们坚决执行命令、完成任务、勇敢顽强、积极战斗的精神,努力继承他们的优良作风!”泰山苍白,河水辽阔,烈风凛冽,高山流水。1952年4月,许还山被安葬在济南革命烈士陵园。

许还山的讣告和传记。

两任王老师:前线指挥血淋淋的战场

■周仲全和张宏景

从1945年12月到1948年9月,在短短2年9个月的时间里,华东野战军第三纵队第八师(原山东军区第八师)的王鲁水、王纪文两位老师在前线牺牲了自己的生命,这在我们解放战争的战场上是独一无二的。

王鲁水1913年出生于江西省萍乡县。他于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0年加入红军,1932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在土地革命战争中,他先后担任班长、排长、指导员、安全科长、团特别专员和团的政治成员。抗日战争时期,他先后担任旅副主任、政委、主任和政委。1943年春,在鲁南抗日战争最困难的时期,他担任军区政委兼党委书记。他带领鲁南人民勇敢地与军队作战,赢得了许多战争和胜利。他把鲁南的恶劣形势转变为抗日战争的新形势,被当地人民誉为“常胜将军”抗日战争胜利后,鲁南军区部队改组为山东军区第八师,王鲁水任司令员兼政委。

王鲁水是一个非常好的指挥官。他关心和关心士兵。每个人私下都说他“像一个慈爱的母亲”。他擅长促进民主。只要时间允许,每次战争前他都会征求下属的意见。他在战斗中足智多谋,勇敢无畏,既有军事天赋,又有带路的能力。为了及时掌握战场形势,做出正确的决策,最大限度地减少伤亡,每当战斗最激烈的时候,王鲁水常常忽视自己的人身安全,深入前线指挥,这成了他一贯的战斗风格。他的老部下鲁南军区第八旅第十五团团长林毅回忆说,在1943年秋消灭土匪刘黑旗的战斗中,敌人紧紧抓住了小包围圈。他和王纪文(时任鲁南军区第三团团长)分别部署火力、组织爆炸和攻击敌人。出乎意料的是,指挥官王鲁水会突然出现在这个火力混杂的地方,帮助他们指挥部队攻击敌人。每个人都急于让王鲁水先生退到安全的地方,但他什么也没说。

1945年12月13日下午2点左右,在解放滕县的战斗中,王鲁水从指挥所来到第22团,团长王纪文以零星炮火来到离城门不到200米的前沿阵地。当走到一个院子时,突然一枚炮弹在他们面前爆炸了。王鲁水胸部受伤,血流不止。当人们把他抬上担架时,他只是微微睁开眼睛,断断续续地说:“同志们...战斗...赢了……”因此他停止了呼吸。王纪文也被弹片击中胸部。他后来获救,在获救前切除了一个肺叶。

王纪文1916年出生于湖北省黄安县(今红安市)。他于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0年加入红军,1932年转入中国共产党。他曾担任宣传队成员、班长、指导员、连长、副营长、指导员、营长、团长、师长、师长和师长。抗日战争时期,王纪文带着他的部队去山东建立抗日根据地。他多次率领日军和伪军在鲁南战争中遭受重大损失。作为下属,王纪文在王鲁水的领导下进行了多次艰苦的战斗,深受其战斗风格的影响。当他是这个团的团长时,他喜欢在别人面前指挥。即使在他成为团的指挥官后,他仍然如此,直到他英勇地死去。

在1948年的济南战役中,王纪文站在了从外围山战到突入商埠的激战的最前线。9月21日,当部队从几个地方侵入商业港口时,王纪文跟随突击部队进入商业港口,指挥各团大胆包围和消灭敌人。根据记录,徐刚早上9点吃完早餐,当他听说他前面的部队被敌人在魏拔路上的地堡火力阻挡前进时,他跑到前面,安排团营干部在离敌人不到100米的角落里火力掩护士兵通过敌人的封锁。就在这时,一枚炮弹来了,王纪文的左胸中弹,昏倒在地。当他醒来时,医务人员正忙着给他打针。他知道自己的伤势很严重,所以拒绝给他打针,并说,“别给我打针。你应该善待那些士兵,他们可以为人民服务。”当办公厅副主任程叫担架时,他也拒绝了,严厉地说:“不要抬我,先抬士兵!”就这样,下午5点左右,王纪文终于被抬离了战场,但由于受伤和救援不力而死亡。

王纪文宣传材料手稿的第一页。

王鲁水资料的内页之一。

中国人民解放军报、中国人民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

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

热门推荐

猜你喜欢